>
2019-06-04|
分享到:
|1096 |文章来源:再建巴别塔

胡正荣:5G时代传播发生巨大变化,哪些是颠覆性的

一部人类史就是一部人与内部世界(精神)和外部世界(物质)的连接史。人类社会就是人组成的连接网络,有了人的相互连接就必然伴随着物、财和信息的流动与连接。

这部连接史中最大的矛盾就是人类如何突破时间和空间障碍、争取连接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历史。从早先的结绳记事、身体语言、口口相传到创造文字、形成自然语言,再到印刷、电子媒体,到如今的万物互联,始终就是要突破人与人、人与自然世界、人与精神世界交往与互动的时间障碍,如长期保存等问题,还有空间障碍,如无远弗届等问题。

时间与空间是对这个连接网络的最大制约,技术就是破除这种制约的最大手段。

为了突破这种连接上的时间和空间障碍,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信息传播技术(ICT)的探索和创新,从结绳记事到印刷,从活字印刷到电子信号,从固定电子手段到移动电子载体,一直就在追求突破时间障碍,即时延等问题,追求突破空间限制,即到达范围等问题。

就拿移动通信的技术来说,从1G(第一代)到5G(第五代)的迭代创新发生在不到一个世纪中,但是却让人类经历了人与外部世界连接的几个时代。

上个世纪40年代就有了的战地移动通信电话,从那时起,人类就进入了1G时代,这个基于模拟通信系统的连接方式让人与外部世界的空间连接前所未有的扩大了,但是也只能打打电话,因此也有人称之为语音时代。

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进入了2G时代,这是革命性的迭代,从模拟调制进入到数字调制,数字通信系统系统容量和安全性都大大增强,不仅能打电话,连接人与外部实体世界,还能够连接互联网,让人与虚拟世界也能够连接,但是带宽等问题仍然制约了信息传播的广度和深度,因此大多也就看看文本信息,因此,2G时代也被称之为文本时代。

人类一旦被这样大规模连接后,就无法止步了,对打破空间障碍的移动网络和移动通信的需求就高涨,因此诞生了3G技术,这种频宽高而且稳定的技术就有了更加多样化的应用,人类连接外部实体与虚拟两个世界的介质除了手机外,还有了平板电脑,因此,3G是移动通信新时代开启技术,可以全球漫游,这样空间障碍基本消除。因其带宽和速率,可以传输数据信息,如图片等,因此也被成为图片时代。

不到10年前,我国开启了4G时代,这种技术速度快、质量高、费用低、应用广,可以满足用户的无线移动连接的几乎所有要求。可以流畅地传输大容量的数据信息,如视频等,因此人们称4G时代为视频时代,我们正在享受这这种红利。

即将到来的5G时代是个极富想象力和值得高度期待的时代,5G技术具有高速率、高可靠、低时延、低功耗等特点,可以全面应用于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场景中。

它是一个真正意义的融合技术带来的融合网络。它不仅可以让人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完全做到沉浸式交互,如在现实世界一般甚至超越现实世界,还支持万物互联,让人类社会首次真正实现完全连接,支持海量的人、物(含机器)、信息(含数据)、财(资金)的全面连接,借助人工智能技术,人类开始步入智慧时代。因此,5G也被成为物联网时代,或者万物互联时代。

连接是人、财、物、信息的连接,连接的技术就是1G到5G的通信技术和其他技术,传播就是让这种连接创造价值的最终方式。

到了5G时代,人类传播也发生巨大的变化,有几个变化将会是颠覆性的。

一个是全时空传播。有了5G技术后,人类社会的信息传播将前所未有地实现信息传播的无时不在、无处不在,这种历时性与共时性同在、无远弗届的传播可以最大限度地突破人类传播历史一直以来的最大障碍,即传播的时间和空间制约。

任何时间节点、任何空间所在都可以进行人类传播,这最大化地释放了人、物、财、信息这四个人类交换最重要资源的潜力,从而可能最大化创造出由此而带来的各种价值。2019年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中,习总书记提到的全媒体是全程媒体就是这个意思。

二是全现实传播。3G技术及之前,人类社会的信息传播主要是在人与现实世界的传播,尽管已经有了虚拟现实的概念与实践,但是还是非常困难的。而5G技术之后,人类将实现真实现实连接,更能够实现虚拟现实连接,超高清4K乃至超超高清8K广泛应用,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混合现实MR等全息沉浸式交互,使得人与虚拟世界完全对接,而且在智慧的万物互联时代,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界限也可能基本消除,可以实现完全融合。习总书记提到的全媒体是全息媒体就是这个意思。

三是全连接传播。5G连同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技术,比如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等,可以实现所有人连接、所有物连接、所有资金连接、所有信息(数据)连接,同时还可以实现所有环节、所有过程、所有时空节点的连接。

人类社会的所有资源都可以数字化,并被作为数据进行传输与传播。人类社会的所有传播都是网络化的,从而每个要素之间都可以是连接的,并且是最短途、最高效的交互和交换。人类社会的所有行为又都可以是智慧化的,基于人脑智慧与人工智能,进行最合理、最有效决策与行动,实现社会进步。所有连接点都贡献信息,所有连接点都分享信息,所有连接点都从万物互联中获得红利。这就是习总书记提到的全媒体是全员媒体的含义。

四是全媒体传播。5G带来的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时代,万物互联也就带来了万物皆媒。人类社会传统意义的媒体将无限扩大了,不仅是传统纸媒和广播电视等电子媒体,不仅是当下普遍应用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而是万物互联所有连接的节点,不论是人、物都可能成为一个释放信息并分享信息的中介,也就是媒体。

因此,全媒体就不仅是传播传统意义的新闻、娱乐等信息的业务功能型载体,而是要传播数据、通过连接提供服务等融合服务型存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将赋能这种全媒体传播,可以完成信息在任意时间空间条件下,通过任意媒介到达需要到达的任意节点,实现效果最大化。这就是习总书记提到的全媒体是全效媒体就是这个意思。

简言之,人类传播就是利用各种技术手段,打破时间空间制约,将人、财、物、信息连接并且流动交互起来,从而创造价值的过程。

人类是要创造价值的,由人类构成的社会也是要创造价值的,创造价值的目的就是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可是,技术颠覆性创新了,传播根本性升级了,由此带来的人类社会结构及维系社会运行的价值系统与规则体系也发生着基础性的重塑。

人类社会正在进入新的历史拐点,也正如习总书记说的,我们正在面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上新的政治格局,新的经济形态,新的社会架构,新的文化要素等都在孕育、形成和壮大之中,其中一个最重要驱动力就是即将到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构成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要素。它是对生产力前所未有的解放,对生产关系前所未有的重构。

整个人类社会的几个架构性变化特别值得注意。

一是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并存,且后一个趋势日渐明显。现在和未来,资本集中化,网络垄断化倾向仍然有强化之势,而且这种垄断不像现实世界中那么显在,在虚拟世界中更加隐匿和潜在。

这种垄断最终可能呈现为数据垄断和智能垄断,这种垄断将更加致命,更加终极。后发现代化社会和国家将更加难以企及现代化的实现。因此,全球和每个社会中的分化可能呈加剧的趋势,特别是治理体系和能力与网络社会和智能社会不匹配的国家将更加如此。

不过,随着网络社会,特别是人工智能社会的兴起, 万物互联、万物皆媒、人机互动也可能使信息更加透明、对称,将人、财、物等社会发展的核心资源更加公开化、显在化、流动化和平等化。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给更多的人和机构赋权和赋能,使得权力和能力不再为个别人和机构所独有。这种去中心化的趋势也是显而易见的,单极世界、单极社会已经开始变得日益不现实。

传统社会秩序是依据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本控制力,形成了资源控制型社会秩序,而万物互联和人工智能社会中,去中心化的“共”(share, 或者co-)日益变成了社会秩序建构的核心动力,如共商、共享、共治等。当然,人工智能还可能带来“去人类中心化”和“去人类控制化”,这种担忧不是杞人忧天。

二是层级化与扁平化、网络化并存。传统社会的等级科层化在网络社会和智能社会中还会持续而部分存在,社会运行的规制与治理还是需要有层级的实现,尽管这种层级已经大大减少乃至显在地消失,但是即便在网络社会和人工智能环境中潜在的层级还是存在的,技术的核心层、使能层乃至应用层的分工也始终会给社会带来核心、使能和应用的层级区分。

但是,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看,社会架构正在日益扁平化、网络化和数据化也是不争的事实,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不是线性的变化,而是非线性的、指数级的拓展。

万物互联、万物皆媒、人机互动带来的就是网络化和数据化,由此又进一步带来扁平化,云计算都需要加快边缘计算,以提高效益,多源数据和复杂算法正在取代传统的人成为网络化、扁平化后各个节点权力的赋权者和赋能者,这样的话,信息传递更加短程化,人与群体建构更加分散化,传播更加直接效益化,传播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社会动员力实时、实空显见。

三是共同体与族群分化并存。5G带来了万物互联,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带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人类社会连接度提升,命运关联度也大大提升,动一发而牵全身,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可能成为人类面临的常态,这种利益的共生性和命运的联动性日渐增强,而共同体存在和意识还有待不断增强。

今年1月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主题就是“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架构”,与会者商讨第四次工业革命到底是什么,普遍认识是这次工业革命的特征是信息的聚合、传播、使用和分享,出发点是人脑的解放与深入了解人类的自身行为,终极目标是人类思维方式的改变并重塑人作为社会存在的基本价值。

人类共同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可能都要改变。万物互联、万物皆媒、人机互动不是带来个体差异和群体差别的消失,反而给个体成长、群体分化提供了更为广阔的时空,社会结构日益族群化,虚拟世界中的圈层化就是一个表征。

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将取代工业时代的资本连接驱动人类社会每个个体与族群深度互联、高频互动、空前自觉,他们之间深度学习、广度参与、持久交互影响,逐步成长为社会压力和驱动力,这与传统治理体系中利益集团、区域乃至国家主义为中心的治理模式恰成反差,这正是复杂社会、风险社会日益凸显的特征。因此,重视互联互通的个体,强调深度交互的圈层,平衡相互影响的族群,才是形成新的治理理念和治理体系的关键和基础。

5G、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等技术给人类社会带来了机会,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新的力量正在形成,新的社会结构正在建构,新的社会价值系统正在孕育。每个时代都有着这种大变局前夜的阵痛,我们做好准备了吗?让我们共同思考、共同面对吧。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