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9-16|
分享到:
|893 |文章来源: 犀牛娱乐

视频网站“领潮”之势难逆转,卫视转机何在?

2018年暑期档,卫视收视率创五年新低,视频网站收割近千亿流量,网剧风头破天荒压过上星剧,自此,视频网站接过了“领潮”旗帜。

奋起直追一年后,五大卫视虽拿出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少年派》等不少话题热剧,但这些热剧也同样为以优爱腾为首的视频网站创造了可观的流量。

以《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为例,截至发稿前,腾讯视频里三部剧的播放量分别为68.7亿、69.9亿、36.1亿。

另一方面,视频网站也在从内容渠道商大步向生产商转变,在掌握了更多独播权限,使卫视失去了不少大剧的首轮播放权的同时,也用以《东宫》《破冰行动》《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为代表的口碑与热度兼具的自制剧,进一步揽入市场流量。

而腾讯《陈情令》不仅在网络话题热度上多次击败同期播出的《亲爱的,热爱吧》,更以超59万的豆瓣评分人数,刷新了《琅琊榜》的32万记录,创下了历史新高。

进击的卫视没能扭转局势,视频网站仍旧紧握着“领潮”旗帜,而这种“领潮”在综艺市场上同样表现明显,《创造营2019》《青春有你》《乐队的夏天》《这!就是街舞2》《脱口秀大会第二季》……2019目前的话题综艺基本被网综承包。

“领潮”权未变,但这一年卫视间、卫视和视频平台之间却起了不少新变化,而新一轮卫视秋招会的开启,彰显了卫视内容突围的决心,也凸显了卫视进击背后的隐忧。

“联播”、“套播”泛延成势

“尖子生”成绩下滑

“联播”和“套播”在卫视并不是新鲜事,但与以往相比,今年成了趋势

从《幕后之王》《天衣无缝》《都挺好》,到《青春斗》《推手》《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再到《带着爸爸去留学》《小欢喜》《陆战之王》等,截至目前,除去一贯秉持“单打独斗”精神的湖南卫视,浙江和江苏、北京和东方、浙江和东方都先后进行了合作,联播剧数量已超10部。

至于其背后的发展逻辑也不难理解,无非主要是分摊成本、降低风险、优质内容稀缺这三大原因

问题是,“联播”不仅极易出现一家欢喜一家愁的现象,也很难“联心”。

《亲爱的,热爱的》播出期间,东方和浙江为争抢收视和热度拼预告、换头像打得不可开交,甚是闹上了微博热搜,被批吃相难看。

而由于《亲爱的,热爱的》并不属于强情节、强冲突的类型,爆点主要在男女主间的亲密戏,收视人群也有限,但东方、浙江在拼预告时却把全部亲密戏都剧透完了,结果不仅导致双台收视出现下滑,《亲爱的,热爱的》网络热度增长也出现了停滞。直到意识到问题的两家悬崖勒马,不再密集放出预告,剧集收视才又开始回涨。

 

再说“套播”。《逆流而上的你》“套播”《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只为遇见你》“套播”《逆流而上的你》、《流淌的美好时光》“套播”《少年派》……湖南卫视将“双剧套播”进行到底,东方、浙江、北京也积极投入,《我们都要好好的》“套播”《因法之名》大结局播出,《小欢喜》“套播”《亲爱的,热爱的》。

卫视“套播”都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强制”留住观众,从而直接拉高新剧的收视,《只为遇见你》《我们都要好好的》《小欢喜》等“套播”的首日成绩也确实都十分可观。 

可从另一个角度看,“套播”的盛行也不失为卫视对自家内容信心不足的一种表现。实际上,今年卫视平均收视破1%的剧集数虽有增加,但从各大微博影视博主统计的2019前8月卫视收视TOP10看,“尖子生”的成绩与去年相比,下滑明显。

2018年位居卫视收视年度第一、第二位的《恋爱先生》《娘道》平均收视皆破1.5%,三、四、五位的《正阳门下小女人》《香蜜沉沉烬如霜》《幸福一家人》平均收视分别达1.414%、1.302%、1.274%;

今年排在榜一、榜二的《少年派》《芝麻胡同》平均收视都没能破1.4%,三、四、五位的《小欢喜》(东方)《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欢喜》(浙江)都只处于破1.2%阶段。

台网融合持续深入

卫视“补益”效果不佳

寒冬之下,视频网站间在从“单打独斗”向“联合聚力”转变的同时,也开始与卫视相拥,把更多“目光”锁定台网合作。

东方卫视接连引入了芒果TV自制的代际真人秀《我最爱的女人们》、爱奇艺自制的观察类节目《做家务的男人》,江苏卫视与优酷携手聚仁小美打造了观察类情感推理真人秀《我们恋爱吧》,搜狐视频与深圳卫视合作重启的《极速前进》第五季——《极速2019》,也将在今年上线。

台网融合的进一步深入,是卫视和视频网站在市场监管加强、行业不断重塑的大背景下,主动出击以规避风险、提升内容品质的应对举措,两者的结合也确实是积极和互补的。

可惜的是,就现阶段看,卫视获得的“补益”效果并不可观,《我最爱的女人们》《做家务的男人》两档综艺虽引发了不小的网络话题热度,但东方卫视的收视成绩皆不太理想。

最为关键的是,抛开引入以及和视频网站合作的综艺,卫视今年的“嫡系综艺”整体表现同样不亮眼,除去靠“明言明语”走红的《中餐厅2019》,再没一档引爆话题热度的节目出现,而拥有了讨论度的《中餐厅2019》收视至今没能再破1%。

另一方面,从CSM59城的收视数据看,卫视周五、周日晚间综艺节目的收视率断层在近期越发明显,周五、周日档分别持续占领一位的《中国好声音》《极限挑战》收视多次破2%,但排在二三位的其他节目却连破1%都很难做到;而周六档晚间连一档破2%的节目都没有,多数时候甚至无法做到破1%。

隐忧凸显

重聚人心路漫漫

进击一年后,卫视未能扭转局势,而从各家已经公布的Q4季度待播内容以及浙江、江苏刚结束的秋招会的项目看,2019余下的时间里,卫视也很难重聚人心。

迎合70周年的特殊历史节点,五大卫视Q4季度播出的都是献礼剧,虽然与去年相比,今年的献礼题材类型更加多元化,但首批上线的《老酒馆》《遇见幸福》《陆战之王》《山月不知心底事》单日收视虽都做到了破1%,口碑却参差不齐,网络话题度更是平平无奇,五部剧中豆瓣分和评分人数最高的《老酒馆》评分人数不足两万。

而等待播出的剧集中,虽不乏《我在北京等你》《大时代》《空降利刃》《惊蛰》等高期待剧集,和《觉醒年代》《奔腾年代》《在远方》等全实力演员坐镇剧,但从以往的例子看,想要产出“下一个《大江大河》”难度依旧很大。

综艺方面,从浙江、江苏秋招会公布的项目看,浙江卫视Q4季度将有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追我吧》、演技竞演类节目《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角》两档重点综艺播出。

 号称真人版“猫鼠”游戏的《追我吧》,节目模式理念与《奔跑吧》存在诸多相似之处,新鲜感不足,再加上情感观察类综艺盛行的市场环境背景,《追我吧》突围成功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而堪称“话题制造机”的《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角》,遇上同类型且阵容同样强大的腾讯《演员请就位》,也很难占得上风。

 江苏卫视Q4季度将有沉浸式天文科幻探索节目《从地球出发》、音乐社交真人秀《我们对唱吧》、明星经营类节目《我想开个店》、星素结合音乐类竞选节目《音乐浪合伙人》以及《蒙面唱将猜猜猜》,此外,秋招会江苏卫视还官宣了全新乐队综艺《我们的乐队》的两位厂牌经理人——谢霆锋、萧敬腾。

新节目的数量可观,但从模式看除去《从地球出发》,余下的都创新力缺乏,市场中早有范例。而内容创新力、引领力不足,正是当下卫视综艺发展正在面对和亟需解决的首要问题。 

卫视进击效果不佳有内部的“忧”,也有外部环境的“患”——代际消费方式和娱乐生活方式的变化,但不管是“忧”,还是“患”,内容都是最有效的攻克利器。只是,卫视虽懂得用内容重聚人心的道理,但操作能力还需要加强,如何运用的正确方法也需要探索。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