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1-11|
分享到:
|903 |文章来源:

【洞察】“变老拖延症”,重新“遇见”中国的老龄化群体

在崇尚年轻的文化环境中,“老龄化社会”还并未获得足够的重视。“老龄化”虽然并非新词,但置身事外,难免会有距离感,或缺乏真实感。而我们一直“预见”的老龄社会,其实已经“遇见”了。

老龄市场的潜力已不容小觑,但在当下,品牌仍主要聚焦于年轻世代,对老龄化群体的认识仍知之甚少。甚至,很多时候,他们可能被认为是与时代有距离的、面临健康困扰、需要被照料、生活略显孤单乏味、容易轻信受骗等。事实是否如此?他们究竟是怎样的?所映射出的商机究竟为何?还鲜有全面的研究来揭示。Wavemaker于近期发布的《中国老龄化社会的潜藏价值》第一篇章《重新遇见中国的老龄化群体》邀您一同“重遇”老龄化群体,打破那些可能的刻板印象和偏见。

老龄化群体是现在增长变量,更是未来的增长常量。

在人口红利逐步到顶的今天,老龄化群体已是互联网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96% 每天使用智能手机

65% 表示“我非常喜欢上网

40% 表示“通常会网购,如淘宝、拼多多

48% 表示“通常会用网上支付,如支付宝

中国真的在变“老”吗?“老龄化”群体并不这样认为。

中年“无限”延长,“老”需要重新定义:中年和老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中年的期限开始不断延长,而对“步入老龄”的心理感知不断延后。

生命的长度在伸展,生命的宽度在勃发:他们在人生第二场,更自由、更有底气地去探索生命的无限可能。“活力”已不足以形容他们,老龄化群体的潜力早已迸发。

他们发展了“变老拖延症”——50岁以下都是“青年”,66岁以下仍是“中年”他们告诉我们,“变老”并不可怕,而是一场值得憧憬和投入的新旅途。

中国的老龄化群体不可一概而论,需要“重新”定义和划分

我们着眼于“现在”以及未来的老龄群体,基于中国的发展历程及世代分析方法,重新定义了三代差异化的老龄化人群。成长于截然不同的社会文化和经济发展时期,我们将其细分为三代:

一颗创造集体价值的螺丝钉,革命见证者出生于1934 – 1950

错失芳华但重启人生,百炼成金建国一代(出生于1951 – 1963

经济文化开放的受益人,改革开放新生儿(出生于1964 – 1977

他们以难以捉摸的热忱,踏实认真地生活参与着当下的时代,继续创造价值的意愿和行动不亚于退休之前。

他们财商UP,懂得开源理财。

他们存钱多,其实呢,花钱更多。

他们努力追随数字时代的发展,尝新各类科技产品。

本系列报告一共包含四个篇章和一篇后记以全面的角度分享我们对这个庞大群体的理解。本系列报告的后续篇章,敬请关注

第二篇章:潜藏的商业价值和社会影响力(2020年1月)

第三篇章:他们的时代,和时代的他们(2020年3月)

第四篇章:触及心灵,共创体验(2020年5月)

后记人们眼中的他们,和他们眼中的人生(2020年7月)

欢迎关注并下载我们历时8个月发布的《中国老龄化社会的潜藏价值》系列报告

为了更为全面地了解这个群体,我们历时18个月,通过三阶段进行了严谨完善的研究

人类学文化背景探究追溯时代的社会文化变迁的影响力)

民族志挖掘(实地考察,面对面聆听故事和心声

量化验证(实地收集具代表性的量化数据

我们走入了他们的真实生活,聆听他们的故事和心声,感受他们的悲欢与喜乐。

我们呼吁:

老龄化群体的需求值得我们去关怀。他们创造了今天,而我们又将如何创造明天?而这明天,既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

希望不同的机构、专家、伙伴于我们一起,关注老龄化社会的进程以及该群体的需要。

我们邀请有识之士与我们一起共创第四篇章的内容,共同畅想未来、以及如何共建美好的未来。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