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7-30|
分享到:
|804 |文章来源: 娱乐资本论

上影节观察 | 大浪淘尽,影视龙头面临洗牌

在千呼万唤中,2020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于上周六开幕。

由于限流,电影节期间每场论坛都参与者寥寥,许多人只能在门口的大屏幕前看转播。由于准备时间仓促,影视公司都来不及举办线下活动,各种“xx之夜”明显少了。

但对停滞了半年之久的电影行业来说,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又是至关重要的一届。在娱乐资本论的采访中,几乎每位千里迢迢来到上海的从业者都会强调,“恢复信心”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疫情放大了以往影视行业存在的问题。依靠单一电影业务的影视公司被迫刹车,缺乏资金实力和自制内容能力的公司危机重重;传统电影院遭受重创,“科技创新”“数字化”成为当下迫在眉睫的大事;产业链恢复需要时间,对上下游各环节的协作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整个电影行业的恢复还需要多长时间?没人能够预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经过这次疫情的洗礼,以往的行业格局有所松动,影视龙头或将面临重新洗牌——

由于疫情带来的创作断档,拥有较多项目储备、能迅速恢复生产的影视公司将获得更多优势。

由于资本撤退和中小公司的风险骤增,资金雄厚、自制能力较强的互联网影业将吸引更多创作人才。以往互联网影业为改变传统影视行业所做的科技创新,也逐渐落地和获得市场认可。

传统的头部影企能否顺应行业趋势,实现平稳的调整和转型?从前被认为是门外汉的互联网影业,能否成为行业核心玩家?牌桌之上,影视龙头们都在积蓄力量,预备加速冲刺。

内容依然是核心,头部影企蓄势待发

做剧本。做剧本。做剧本。

说起疫情期间大家都干了什么,几乎所有的头部影企都在潜心搞创作。

“过完春节,我们就一直在马不停蹄地、一稿一稿地做剧本。”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傅若清在金爵开幕论坛上说。

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也表示正在拍一部抗疫题材,“我们没有浪费一天时间,全在做剧本。武汉解封的第一天就到武汉去采访和拍摄素材了。”

互联网影业同样在积蓄力量。疫情期间,腾讯影业除了创作之外,还一直在筹备新项目的开机。就在这个月初,腾讯影业联合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三次元影业等公司出品的献礼影片《1921》在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开机,为正在缓慢复苏的行业打了一针强心剂。


“每一次危机都是一家公司、一个行业反思自我,为未来的发展打好基础的机会。” 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在金爵开幕论坛上坦言,这次危机正是各家苦练内功的机会。

经历了2018年的税务地震,2019年的资本撤退,再到今年的疫情“黑天鹅”,电影行业早已不再是那个人们趋之若鹜的热门行业。傻钱少了,缺乏内容制作能力的影视公司被加速淘汰。

尤其是当下这个节点,多位大佬都在论坛上表示,疫情造成的生产停滞将会带来“片荒”。这一影响将会在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出现。整个行业的生产节奏都被打乱了,此时是最考验各家规模化生产优质内容的时候。

拥有更丰富的内容储备、能迅速恢复生产的影视公司将会在未来一两年获得更多的竞争优势。以腾讯影业为例,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中国影视之夜”活动中,腾讯影业的电影《急先锋》、电视剧《我们的西南联大》,腾讯动漫的动画《一人之下》,其真人版改编也将作为腾讯影业六大文化产品系列中“次元破壁”系列的重点作品推出。“手中有粮”才能沉着面对疫情恢复期。

在稳定的内容制作能力之外,现金流也是今后影视公司的一大命门。

有资本泡沫的时候,不仅许多优秀的导演、编剧都成立了工作室,转行来影视行业捞金的门外汉也不计其数。如今不专业的外行基本都被淘汰,仅靠一人支撑的工作室日子也难过起来。一方面,这类公司项目储备有限,一部作品无法如期播出,就可能拖垮整个公司;另一方面,资本撤退,投资人越来越谨慎,中腰部公司“找钱”越发困难。

资金雄厚的大平台将成许多创作人才的避风港。尤其是像腾讯影业、阿里影业这类背靠互联网巨头的互联网影企。经过几年的摸索和学习,互联网影企已经从行业边缘走进行业核心地带。过去几年,腾讯影业通过投资、联合出品等方式和很多优秀的青年导演建立了合作,如今已到了收获的时刻。

比如7月20日影院复工后,第一个定档开画的电影《第一次的离别》,背后就有腾讯影业的身影。互联网影业投资和自制内容有两种逻辑,一是参投大体量电影,培养团队的自制能力;二是从源头绑定有潜力的青年导演,为今后的合作打基础。

后疫情时代,中小公司风险骤增,拍电影越来越像大佬的“危险游戏”。可以预见的是,在今后几年里,能保持自身优势、平稳转型的头部传统影企和资金雄厚、能不断提高自制能力的互联网影业将会站在舞台中心,发挥支柱作用。

线上发行崛起,疫情加速行业互联网化

对中国电影产业来说,“互联网化”并不是一个新词。但疫情的出现,让大家发现如今行业的“互联网化”和“数字化”还远远不够。

比如传统的电影院行业。中国电影行业最先被互联网改变的是售票端,如今线上买票已成为大多数人进电影院的主流方式。在投资和制作端,互联网公司经过多年布局,“大数据”、“用户思维”等新理念也被越来越多的传统创作者所接受。唯独传统发行和线下影院,很难被“互联网化”。

这次发行和放映成为这次疫情中损失最大的环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讲“线上发行”。去年,阿里影业曾在灯塔为腾讯影业参与出品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举行了线上路演。受疫情影响,今后直播、短视频或将成为宣发标配。传统发行公司整合趋势明显,阿里影业总裁李捷就在今年上影节的群访中表示,“未来有能力还继续留在发行领域的公司不超过3到5家。”

传统影院也急需资本的进入和整合。流媒体和传统影院之争再次成为行业焦点。从春节期间字节跳动买下《囧妈》免费播出,到最近爱奇艺把院线视效大片《征途》搬到网上,“院转网”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问题又来了,这到底是特殊环境下影企的紧急求生策略,还是必然的行业变革趋势?一个数据或许可以参考——2019年1到5月,中国电影分账票房(不含服务费)累计为249.41亿元,同比下降6.35%。观影人次仅为6.89亿人次,相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约1亿人次。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疫情只是放大了传统电影院的危机。越来越多的人不进电影院了。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开幕论坛上,傅若清也坦言,今后要“大踏步地推进线上电影的发行工作,差异化地和爱优腾共同成长”。

但在程武看来,影院独特的观影体验不可替代,“这是电影的核心价值,也是万千电影人在如此大的挑战下,还要坚持在这个行业最主要的原因”。与其担心流媒体会革了传统影院的命,不如多操心一下内容,“如果电影行业还停留在同质化内容的重复和竞争,即便不被流媒体所淘汰,也一定会被其他新的内容和科技手段所淘汰。”

“科技赋能”成为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大家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如何加速科技创新,让电影内容和科技进行更深的融合?

纵观全球电影发展史,每一次电影的革命性进步基本都伴随着的技术变革。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小屏到大屏……在今年上影节的上海科技影都发布会暨高峰论坛上,郑大圣导演也在开场前播放的寄语视频中表示,“电影的一多半是科技”。

从全产业链的角度上来看,中国电影行业的工业化水平距离好莱坞仍有较大差距。在投资和制片端,信息不透明、效率低下等问题依然存在。相比高度依赖创意的内容创作端,投资和制片端具备较大的科技赋能空间,是下一阶段互联网影业争夺的高地。

这次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腾讯影业就宣布将和松江区政府、腾讯云启产业生态平台共同合作的智慧影视平台,打造一个涵盖电影的创制、后期制作以及发行的平台。未来,腾讯将输出技术和生态能力,实现影视工业化、智慧化的升级。

一边是逐步提高的自制能力,一边是高科技在电影行业的应用,后疫情时代,互联网影业将迎来更多新机遇。

拓宽边界抗风险,后疫情时代影企求变

“科技赋能”之外,“抗风险能力”是今年上影节大家爱提的另一个关键词。

一些影视公司开始横向发展更多元的业务。伯乐营销创始人张文伯告诉娱乐资本论,疫情让他看到了单一业务的风险性。横向来看,公司主要做电影营销,过度依赖电影内容;纵向来看,公司只专注在营销层面,没有产业链上下游其他环节的收入。于是,今年上半年,伯乐营销开始涉足电视剧、网剧等项目的营销。

傅若清也在开幕论坛上表示,中影华夏在电视剧、网剧等方面开展的工作很少,疫情期间面临较大压力,“我们是不是可以向其他的兄弟公司学习,扩充我们自己的创作面?”

传统的头部民营电影公司如光线、华谊、万达等早就开始布局全内容了。今年4月20日,光线传媒推出2020剧集片单,宣布将陆续启动包括《山河枕》《春日宴》《麒麟》在内的14部热门IP的影视化。即使没有疫情,电影公司布局多元业务、影剧共生也是必然趋势。

对互联网影业来说,早在成立之初,各大互联网影业就布局了电影、网剧等多个领域,多条腿走路。相比传统的电影公司,互联网影业已经过了横向发展的阶段,围绕产业链条纵向深耕才是他们这一阶段发力的重点。

以腾讯影业为例,今年以来,腾讯在人事体系上做了一些调整:4月27日,阅文进行管理团队调整,由程武兼任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一个多月后,猫眼娱乐宣布程武出任猫眼非执行董事。

互联网影业一直倡导“打开门做生意”。传统影视公司虽然也会强调产业链上下游的联动,但多半是基于传统的供需关系,互联网公司则强调生态思维,希望建立开放的平台,接入内外部的资源、企业甚至跨产业联动。这是一种强调良性循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共生思维。

疫情的暴发让人们更加意识到建立良好生态的重要性。产业链的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上游的片方到下游的宣发,各环节要考虑的问题都很多。以影院复工为例,影院希望大片先上引爆市场,大片则希望影院先复苏再给片源。如果人人都观望,行业很难迅速恢复。

产业内部的公司需要加强协作能力,更紧密地合作,才能更好地对抗未知的风险。腾讯影业正在建立这样的生态链:上游阅文集团、腾讯动漫提供IP,中游部分作品,联合体系内新丽传媒一起强强联合,主控开发,下游宣发由腾影发行和猫眼联合承担。各业务之间相互借力,共生共荣。在打通产业上下游之后,如何跨产业开发,把“不孤立做影视”更进一步,将成为互联网影业的关键议题。

不只是产业内部,产业外部也需要建立良性的生态循环。疫情之下,中国电影公司过度依赖电影票房收入的短板逐渐凸显,越来越多的从业者意识到,仅在文娱行业内部开发IP是不够的,跨产业开发也很重要。

后疫情时代,影视公司如何保持自身的优势,转危为机?相信经过这次长达半年的停摆,各大公司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内容依然是各大公司立足的根本,传统影视公司的调整和转型迫在眉睫,互联网影业也在加速科技创新和产业融合。

今后,中国影视行业的格局将会如何改变?未来很难预测,但从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呈现的状态来看,影视龙头们依然斗志满满。大浪淘尽,伴随着行业资源的整合和影视公司的洗牌,中国电影行业或将迎来新阶段。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