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9-21|
分享到:
|957 |文章来源:娱乐硬糖

出道吧,综艺制作人

今天的观众越来越专业。看剧不止看演员阵容,还要看导演、编剧;追综艺,题材明星固然要紧,靠谱制作人更能让人安心入坑。 观众对幕后的关注,也让幕后人员终于有了走上台前的机会和动力,开始逐渐形成自己的个人品牌。 《德云斗笑社》中,曾担任《极限挑战》制作人的严敏俨然有了自己的“个人饭”;《潮流合伙人》《开饭啦唱作人》两档节目中,制作人车澈干脆成了固定嘉宾;刚刚结束血雨腥风成团夜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则让节目总导演兼制作人、百万文案吴梦知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 逐渐明星化的综艺制作人,给国产综艺带来了新的内容元素和品牌维度。而相较于早年的无心插柳,我们也能明显感觉到今天的制作人,都在努力刷出存在感。
01PD“出道”进化论
PD存在感的加强与国产综艺的发展是相伴而生的。早期国产综艺,无论是选秀类也好、情感类也罢,观众讨论的永远是嘉宾如何、选手如何,制作团队的存在感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第一个在群众心中拥有姓名的综艺制作人,是《爸爸去哪儿》的总导演谢涤葵。 原本制作正统新闻节目及小体量娱乐节目出身的谢涤葵,临危受命挑起了《爸爸去哪儿》的担子。节目的基本逻辑就是制造困难-解决困难-升华主题,但萌娃们在被猪追、被鸡撵、被没收零食的时候,总会愤恨地大喊“谢涤葵”这个名字。


这时的谢涤葵更像是被萌娃们从幕后“拽”到观众面前,虽然观众知道这档亲子节目的导演叫谢涤葵,最爱欺负小朋友,实际对他的制作风格尚无太多关注。 洪涛是继谢涤葵后,第二个在观众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综艺制作人。与谢导被迫营业不同,洪涛是主动走到台前。在S级综艺《我是歌手》中,洪涛负责每期揭晓嘉宾名次。 幽默、腹黑以及花式播广告等个人特色,使得洪涛成为《歌手》的标志性人物,台上歌手台下观众也愿意和洪涛互动。在《歌手2020》的评论区就有人表示,与其说看《歌手》不如说为了看洪涛。 《奔跑吧》总导演姚译添因为总按捺不住那颗与嘉宾同场竞技的心,而被称为“戏精导演”。过去的室外竞技综艺,制作团队多使用任务卡、声音出镜的方式来宣布规则推动流程。姚译添则多次亲自出镜,“看姚导抢镜头”也是观众一大乐事。 比起被动出镜的谢涤葵,主动暴露在公众视野中的洪涛与姚译添完成了从幕后到台前的第一步,观众能把他们的名字与人对上号,也知道他们的某些特征。但这类个人特征还是难以支撑起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形象。
同样是以户外综艺名声大噪的严敏,在姚译添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极限挑战》中,严敏直接下场参与嘉宾互动,随时随地通过改变规则、挖坑等方式与嘉宾斗智斗勇,增强节目可看性的同时,也对外输出了“严敏=老狐狸”的大众印象。《极限挑战》四季拍摄结束后,严敏团队辞职离开,换了新团队的《极限挑战》被群众一眼识破,风格不一样了。 与严敏一样,加大自己在节目中参与度的PD还有车澈。车澈曾在《加油好男儿》《加油东方天使》《中国达人秀》等选秀节目中担任导演,加入爱奇艺后制作了《中国有嘻哈》《热血街舞团》等节目。这几档节目中,车澈已经通过与导师频频互动的方式,被观众认识。 在去年播出的潮流综艺《潮流合伙人》中,车澈在首期节目中登场,向吴亦凡及潘玮柏宣布节目规则时顺便摆了两兄弟一道;《我是唱作人2》的衍生综艺《开饭啦唱作人》中,车澈则以饭局主MC的形象出现。
随着PD们走向台前,平台也开始在节目海报上加上“某某工作室”出品的字号,以制作人为核心的国产综艺厂牌概念初步成型。
02PD缘何要出道

前有唱跳爱豆竞争出道名额、后有姐姐辛苦训练期盼成团,如今就连制作人们都要从幕后走到台前,莫不是娱乐圈人人都有一颗做大明星的心? PD“出道”不为成名,为的是通过个人品牌形成护城河提高在综艺市场上的竞争力及抗风险能力。 综艺是越来越多,除卫视、长视频等传统选手外,B站、西瓜视频、快手、抖音等也纷纷入局。玩家扎堆导致的结果,一是综艺类型及内容的重合,二是明星嘉宾不够用。 过去制作团队有较长时间去做观众喜好度调研,用较长时间磨出一档好节目,现在不行。在题材差不多的情况下,谁上线速度快谁更有可能抓住有限的观众。


也因为综艺实在太多,适合的嘉宾人数却跟不上节目诞生的速度,于是大张伟、吴亦凡、何炅等几个老面孔,天天在不同节目中打转。尤其一些从恋爱到结婚都在真人秀上完成的明星,观众实在已经看腻了。 较为简单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剪辑或剧本的方式,加强节目冲突。但“撕”是一柄双刃剑,能在短期内为节目带来大流量,也会因“嘉宾都是收视工具人”而导致口碑翻车。 另一个解决办法,则是为节目注入新变量,即PD们。对观众而言,明星是熟悉的、内容是熟悉的、唯独对幕后主创团队陌生。 PD们出现在节目正片中,一方面能够满足观众的好奇心,有了几分职场真人秀的意味,甚至可以作为“梗”出现。近期热播的《乐队的夏天2》中,不按理出牌的五条人乐队与可怜巴巴小导演世杰之间的互动,就是个好例子。五条人开解世杰那句“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更是成为出圈金句。
另一方面,明星人选会重合、节目内容会撞车,但幕后团队不会。PD作为变量融入到节目中,其实就是加入了一个新的嘉宾人选。这个人熟悉节目流程,又具备一定的上帝视角可以掌控节目走向,最重要的是,他的人和职业对于观众而言都是陌生的。 严敏的群众基础就是靠着他作为《极限挑战》第七人而来的。当年严敏在《极挑》出镜次数之多,俨然与六位嘉宾形成“6+1”之势。乃至于后期严敏离开,部分观众提出《极挑》改名的建议,因为“《极限》只属于严敏和男人帮”。
综艺制作人们纷纷加强自身存在感,最终目标自然是如隔壁韩国的罗英锡PD一样形成个人品牌。观众是为了某某PD出品而去看节目,而不是冲着节目的题材或嘉宾阵容的豪华。这种个人品牌效应一旦形成,也能对综艺市场的同质化形成一定纠正作用。
03中国罗PD诞生要多久


曾有一位综艺制作人对硬糖君感慨,他最羡慕的同行就是韩国的罗英锡PD,“他脑子里有许多点子,每次付诸行动时都会有人愿意买单。”确实,罗PD出品,在韩国人民心中那就是品质保障,甚至在中国都广有粉丝。 罗PD制作的作品在豆瓣上被收录了40多部,均分为9.27分,最近推出的一人经营类节目《我独自李食堂》评分更是高达9.8分。不少国内的S级综艺,也带着罗英锡出品的影子。 罗英锡的成名作,是KBS电视台2007年播出的野外生存综艺《两天一夜》。这档节目曾经连续23周获得30%以上收视率,最高分段收视率曾达51.3%,韩国人民戏称为“狗都能被捧红的节目”。
但韩综市场竞争同样激烈,同期有《黄金渔场》《Xman》《夜心万万》《无限挑战》等节目播出。《两天一夜》能够突围,与MC姜虎东的控场能力及节目形式有关,也与罗PD主动走到台前有关。 在这档节目中,姜虎东经常会主动与摄像机背后的制作团队互动,制造节目效果的同时模糊了台前幕后的分界线。就是这一点点创新之处,使得观众感到“这档综艺不一样”。 离开了老东家KBS后,罗英锡开始发力慢综艺,在节目中参与程度更深,在观众面前的个人形象也更丰满。他“逢赌必输”,经常祸从口出,却还是在YouTube账号上发起挑战,只要达到百万订阅就送成员上月球。结果粉丝达到订阅数,罗PD直播下跪卑微道歉。
作为一个从业多年且具备自然常识的成年人,罗PD真的不知道上月球是无稽之谈吗?不过是吸引关注的手段而已。但因为他“知错不改”“好赌”的形象已深入人心,观众也不会因为他做不到便倒戈转黑。 当然,罗英锡也不是没有翻车的时候。这些年他不少天马行空的想法在真正落地后同样遭遇收视滑铁卢,但只要是罗PD出品,观众还是愿意一试。这也是国内综艺制作人正在努力追求的个人品牌效应。 罗英锡在谈到综艺制作理念时曾表示,综艺的趣味在于给观众带来“治愈”和“讯息”。譬如搞笑综艺能让观众笑出来就是“治愈”,同理慢综艺能让观众觉得放松也是治愈。

“在我喜欢和大众喜欢之间,我永远选择大众。”即使是成功打造出个人品牌的罗英锡都承认,综艺不是要给观众上价值观大课,而是去尽量迎合观众喜欢,在迎合的基础上通过微创新培养观众。从老罗的新综也能看出,他很少会大刀阔斧推出完全不同的新品类,而是通过不同节目迭代小步推进。 对于国内的PD们而言,万里长征才刚开始。与其想着怎么改造观众,不如先去迎合观众,与观众之间建立信任,形成个人品牌后再去推动变革。 硬糖君最近还发现,凡娱乐圈题材网文,必有综艺,有综艺自然必有制作人。群众对该职业的兴趣已经就差最后一把柴了。综艺制作人们的职场真人秀既然已经推进到“经纪人”这个职业了,不如下一步就拿自己开刀,来个《我和我的综艺制作人》,送自己出道吧!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