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3-31|
分享到:
|953 |文章来源: 骨朵网络影视

投资36家文娱公司,字节跳动却逐渐走向“腾讯化”?

3月29日,B站刚刚在港交所敲锣,大家还在讨论B站港股上市的欢喜与忧愁时,另一家在这两年迅速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又传出了估值超2500亿美元、张一鸣考虑整体上市的消息。就在不久前,一篇字节跳动前员工控诉公司内部管理扁平,以短期目标为导向使得中层员工疲惫不堪的文章,也让其负面舆情发酵。

可以说,“字节跳动”这几个字出现的地方,随之而来的经常是争议和轰动,这家新兴的互联网巨头与“无边界扩张信徒”张一鸣,每有新动作都无法让外界忽视。而对于文娱赛道,字节跳动和张一鸣一直都青睐有加、野心十足,可它从未公开透露过自己的目标与打法。近期,企查查发布的《近十年字节跳动公开投资数据报告》显示,如今字节跳动在文娱赛道的投资已经达到了36家,在所有领域中数量最多,足见其重视程度。

随着近期字节跳动上市的消息不断传来,大家再次产生好奇,究竟字节跳动在文娱领域做着怎样的新布局?

7年,打造出了文娱产业全景布局
近两年,字节跳动投资版图的扩张速度一次次刷新大众认知。据企查查报道,2019年前,字节跳动每年投资事件不到20起,2019年这一数字变成了23,去年字节跳动平均每10天就投资一次的速度直接让人瞠目,而今年它还在加速。

根据数据显示,截止目前,字节跳动在2021年的投资事件达到16起,这意味着字节跳动仅用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去年半年的投资量,速度不可谓不快。对此,企查查方的大胆预测是:2021年将是字节跳动对外投资的高峰年,很有可能在投资数量上再创新高。

从字节跳动在2021年几起投资瞄准的赛道来看,主要集中在科技、新消费、电商、游戏几大热门领域,但如果纵观字节跳动这几年的投资之路,其颇为重视的还要属文娱赛道。

2015、2016年,字节跳动就投资了华尔街见闻、餐饮老板内参等新闻资讯、媒体内容;2017年,短视频、直播成为风口,字节跳动在一年时间内就聚拢了4家短视频、直播公司,其中包括轰动一时的Musical.Ly并购;2018年则稍显落寞,文娱领域投资了一家动漫动画类公司——声影动漫;而2019、2020这两年投资的触角范围持续扩张,投资了包括吾里小说、止于至善、泰洋川禾等19家网文、艺人经纪、游戏公司与平台。

不难发现,从2015年到2021年的短短几年时间中,字节跳动在文娱赛道的投资重心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从早期的资讯、媒体,到后来的短视频、直播,再到如今的网文、艺人经纪、游戏,字节跳动并未完全聚焦在同一领域,“但他的投资逻辑也并不复杂,归根到底就是追随当下热点和未来或将成为大势的行业,进行押注。一位业内人士分析。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前几年,字节跳动在投资数量上还是保持了克制,直到2019年,其文娱赛道的布局开始大规模加速。而且在投资方式上,要么并购,要么股份占比超过10%,成为其二、第三大股东,“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直接起到‘站队作用’。”这位业内人士解释,如果字节跳动成为了前三大股东,那么BAT很难进来。

如今字节跳动已经投资了文娱赛道中大大小小的36家公司,在所有领域中占比最多。包括新闻资讯、媒体、阅读、短视频、直播、艺人经纪、动漫、音乐等8个领域,其中网文、短视频与直播、游戏三个领域投资均超5家。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认为,如今字节跳动已经将文娱产业的全景布局一网打尽。几十起投资涉及各个类型、各个层级,不管是文字、音视频,还是互动直播,一切与用户需求、使用相关领域的公司,它都进行了投资与多元化组合。

经过短短几年投资,字节跳动就快速打造出了自己的文娱产业全景布局雏形。

“扫货”之后的喜与忧
“字节跳动的文娱投资战略打法,开始越来越喜欢遍地撒网,每个领域不仅仅押注一个。几位业内人士都注意到了这一现象。

以网文平台为例,去年字节跳动就开始疯狂扫货,接连投资吾里文化、秀闻科技、鼎甜文化、塔读文学、九库文学网在内的5家网文平台。游戏公司更不用说,在押宝了有爱互动、神罗互娱等几家后,今年又对盖姆艾尔、沐瞳科技动手了。

一位业内人士把字节跳动的这种“扫货”看成是,为了抢占某一领域而进行的战略投资布局。他告诉骨朵,其实字节跳动的很多投资都是被迫的,如果字节跳动一旦不投,那么该公司、平台被会其他巨头抢走,这种情况在实际的投融资事件中发生的十分普遍。”有时候字节跳动也不想疯狂的投投投,但为了未来的战略布局,不得不提前“买下”。毕竟在这个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大家谁都也不愿意被落下,错失了一点点就有可能被迅速抛弃。

这种“扫货式”投资打法,其实也可以起到一种分摊风险的作用。丁道师从风险把控的角度进行分析,“对每一环、每一赛道,字节跳动都会投资多家企业,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认为,这样投资虽然面变广了,投入加大了,但从长远上看,只要其中有几家能够一直存活下去,字节跳动就会获得一个不错的回报,这不失为一种降低风险的好办法。

但也有问题存在,字节跳动最大的杀手锏是通过大数据进行精准化分析进行推送,这种算法很容易和投资公司联动起来,从而为用户提供一些精准化服务,这也是字节跳动做文娱的核心优势,但丁道师也有担心,他觉得字节跳动作为新起来的互联网巨头,面对各个领域的冒头公司早已被BAT盯上甚至收入囊中的现状,留给字节跳动的很多都是比较新的公司,这些公司需要被市场检验,而且用户也需要一个接纳的过程。

一位业内人士曾对骨朵分析,字节跳动投资的吾里文化、秀闻科技、鼎甜文化、塔读文学、九库文学网,虽然在内容方面都各有各的优势,但并非行业内最好,更多的是位于中腰部网文平台的队伍中。

因此虽然通过一系列投资,字节跳动把文娱产业全景布局建立起来了,但这远远不够。“字节跳动现在具备了形成产业链的能力,但还并未做成,只是完成了能够转动起来的第一环,至于在将来这些业务体系能不能协同并进行相互赋能,是值得期待的,但现在显然没有达到。”丁道师说。

而且从投资的角度上来看,一位投资人也表示出了担忧,目前字节跳动投资的很多内容并没有立刻变现的能力,80%以上都是字节跳动以独家、主控、战略入股的方式进行,而战略入股的另一面也就意味着,目前赚不了多少钱。

可见,这种扫货式的投资打法,让字节跳动在文娱赛道拥有了数量、覆盖面的优势,但同时也夹杂着很多无奈与风险。

字节将怎么攻占文娱赛道?
即便如此,如今已经掌握了流量、资源、用户、资金、渠道的字节跳动,不会轻易停止自己的投资步伐,成为了几位业内人士的一致观点,“字节跳动会继续以自己的流量为入口,进行生态布局,网文、影视、游戏、广告、内容付费也会慢慢串起来。”

而且不同于以往大家对于字节跳动的文娱赛道打法是否效仿腾讯,存在很大质疑,如今,他们也都倾向于“未来字节跳动可能会越来越接近于腾讯。”

“腾讯走过的路,字节跳动可能都会走,因为这是腾讯用多年经验,在排除了一条条不可实现的道路后,走出的一条正确道路,面对他人已经验证过的模式和打法,字节跳动可以学习,而这两年字节跳动的高速发展,除了自身实力外,很大原因是它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少走了很多弯路。丁道师认为。

如今西瓜视频迟迟未能盈利,近两年抖音的海外之路也并不好走,在国际问题上频频面临考验,投资人曹海涛甚至觉得,如今字节跳动可能会把重心先重新放到国内。在文娱赛道的布局中,视频资讯和游戏可能会是字节跳动在这一赛道上重点发展的两大内容。

“字节跳动现在走的已经不完全是一条今日头条之路了,更多像是BAT的路,更进一步说是越来越像腾讯的路。”曹海涛表示。而他还提到了隐藏字节跳动投资版图背后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点——股东力量。

“其实字节跳动的投资版图里存在着很多驱动因素,其中一个重要驱动因素是股东力量。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投资、拓张战略,都是在它一点点壮大的过程中走出来的,推着其向前走的便是公司股东,而字节跳动背后更多指向了红杉、源码资本。

2012年,字节跳动获得数百万来自于源码资本曹毅与天使投资人刘峻、周子敬的天使轮投资,而源码资本创始人曹毅之前为红杉资本中的一员。2014年红杉资本参与字节跳动的C轮融资、2016年红杉继续参与其D轮融资,基本上,字节跳动几次重要的大轮融资,他们都参与了,而且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与红杉资本、源码资本在其他领域的合作投资也超过了5次。可见三者的密切程度。

投资圈也是个江湖,股东的驱动和股东的风格,会逐渐形成企业对外战略投资布局的一种风格,这也是投资圈里不成文的江湖规矩。曹海涛表示,其实字节跳动的很多投资理念、布局打法、与圈里的撮合,都与背后的股东有关,而字节跳动的资本基因更多是红杉基因,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都属于腾讯系,加上张一鸣在投资上应该不会亲力亲为,最终潜移默化的走出了类腾讯的文娱扩张的资本生态圈。

就在刚刚,字节跳动估值超2500亿美元,张一鸣考虑整体上市的消息又传了出来,而在资本哄热后,字节跳动无疑会继续加速自己的投资之路,它在文娱赛道的打法也将暴露的更加清晰,它究竟会不会继续效仿腾讯,我们不久也会得到答案。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