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1-24|
分享到:
|993 |文章来源:地产情报站

雪梨被罚巨款,陶虹甩掉张庭,电商直播迎来风暴!

随着电商行业的兴起,网红主播成了最俏的风口职业。

李佳琦、薇娅赚得盆满钵满,罗永浩实现了6亿巨债“真还传”,林依轮、贾乃亮、胡可、叶一茜等明星也在直播领域做得有声有色。这个赛道似乎永不饱和,每年都有年入千万的网红主播横空出世。

但我们只能看到主播光鲜亮丽的直播间,却看不到每个直播间背后藏着多少盘外招。就像你不知道主播们真正的年收入一样,同样的,你也不知道部分主播为了个人利益最大化,付出了多少“努力”。

直到11月22日,浙江省杭州市税务部门认定朱宸慧(雪梨Cherie)、林珊珊(林珊珊_Sunny)偷逃税,并对两人分别罚款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遮盖着行业大秘密的纱帘好像也被揭开一角,让世人窥见了部分主播“技术流”的玩法。

01 网红主播偷逃税

雪梨2011年就与室友一同创业,开了一家名为“钱夫人家 雪梨定制”的淘宝店。2012年,雪梨转战微博,一举成了知名网红。

其实,雪梨名声鹊起还要感谢王思聪。2015年两人被曝恋爱,当天雪梨的淘宝店粉丝数量暴涨近400万。一年后,雪梨与王思聪分手,她并未陷入情伤,而是借着多年积累的经济基础与大批粉丝成立了宸帆电商。而林珊珊原本是雪梨开淘宝店时的签约模特,后期也签约宸帆电商,成了网红。

随着2019年“直播电商元年”开始,雪梨转型成为带货主播,并成功跻身头部行列。2021年“双11”期间,雪梨的直播带货成交额仅次于薇娅和李佳琦,林珊珊则在总榜单中排名第9。

“双11”的优秀业绩让雪梨和林珊珊擦亮了宸帆电商的金字招牌,却没想到,一则官方公告把她们拉下了神坛。

雪梨与林珊珊偷逃税的手段如出一辙。

我们知道,大量主播在直播带货时会收取企业给的坑位费和佣金。坑位费是指购买直播时间段费用,相当于一口价;佣金则是收货提成。通常是主播带货能力越强,坑位费和佣金越高。根据坊间传闻,薇娅、李佳琦、罗永浩的坑位费大概在60万左右,佣金则在20%左右。

按照税务部门的说法,坑位费和佣金都属于个人劳务报酬所得。那么,如果按照个税的缴纳方式,超过96万的部分就适用45%税率。对大主播来说,96万元收入可能分分钟就赚到了。因此,以雪梨和林珊珊为代表的一批主播就想办法绕过了个税——选择在有税收优惠的地方设立独资企业。

独资企业没有明确账务,采用的是核定征收政策,也就是按照收入的一定比例进行个人所得税的征算。而且由于核定征收没有具体标准,不同地区有不同的优惠政策,因此,通过开设个人独资公司,将自己的高额直接收入转为经营而来的收入,通常能避税10个百分点以上。

与此前被曝光过的艺人工作室类型相同,雪梨与林珊珊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设立了多家个人独资企业,通过虚构业务的关系,把个人所得的工资薪酬等资金转化为个人独资经营的企业所得,通过税率差价进行偷逃税。

雪梨(朱宸慧)涉事公司

根据官方公告,雪梨虚构业务总额为8446万元,偷逃个人所得税3037万元;林珊珊虚构业务总额为4120万元,偷逃个人所得税1312万元。两人合计偷逃税4349万元。

如此格局的偷逃税案件,自然不是只靠一两个主播就能操盘的。除了雪梨与林珊珊外,通报中还提到了一个名叫“李志强”的人涉嫌策划、实施和帮助两位主播进行偷逃税,并干扰税务机关调查。据公开信息,李志强是宸帆电商的首席战略官,并持有4%的股份。

目前雪梨、林珊珊的淘宝直播间界面中都只有“回放”视频,而不见了此前曾经上线的今晚预告。

雪梨直播间

林珊珊直播间

昨天晚间,雪梨和林珊珊先后发布了致歉信,表示深刻反思,并承诺会及时补缴税款、罚款和滞纳金。

淘宝直播官方目前还没有给出对雪梨和林珊珊的处罚,微博反应比较快,目前已经将两人的账号都设置为“因违反社区公约,该用户暂时处于禁言状态”。

此次主播被罚事件,不仅影响了雪梨和林珊珊,也影响了去年自主品牌电商销售额50亿的宸帆电商,同时,还冲击着整个直播带货行业。业内人士透露,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整个直播行业会迎来一场“自查潮”,同时也会出台更细化的管理条例。

02 陶虹“分手”张庭夫妇

就在雪梨和林珊珊遭到查税冲击波之际,同样在电商赛道风起云涌的上海淘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现了股东异动——女明星陶虹退出了。

上海淘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原本叫“陶不庭”,今年7月刚改名为“淘不庭”。这家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公司高管张淑琴和林吉荣,就是我们熟知的张庭和林瑞阳夫妇——两口子本名都还挺接地气的。

除了陶虹退股以外,淘不庭文化传媒近日还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张庭名下9家公司都被注销,而经营范围则新增了电视剧发行。有观点认为,网络直播行业被管控后,张庭夫妇也只好在不同领域多多试水了。

张庭和林瑞阳创办的微商公司号称价值300亿,其吸金能力确实很强,2018年还曾成为上海青浦区百强优秀企业第一名,号称年纳税额21亿。

但由于张庭夫妇推出的TST面膜出现过多次消费者投诉事件,有不少网友喊话陶虹远离张庭夫妇的微商生意,但陶虹始终不为所动,一直和张庭牢牢锁死,几乎每次公司活动都亲力亲为地捧场,和张庭一起四处敬酒。

后来大家才发现,陶虹和丈夫徐峥本身就是张庭夫妇微商事业的合伙人,是实打实跟着一起赚大钱的。此前张庭斥资17亿在上海买了大楼,直接送给陶虹一层,这种天文数字的赠与可不是简单闺蜜情就能概括的。

如今微商已经过了红利期,张庭也转战直播战场,并在抖音直播年货节创造过1.18亿元的单场带货佳绩。可是随着电商直播领域的严查,张庭和林瑞阳也难免受到波及。

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时,陶虹选择退出,可能是出于更长远的利益考虑。

03 结语

从范冰冰到郑爽,再到今天的雪梨与林珊珊,公众人物逃税早已屡见不鲜。但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税款,为何没让几人进局子?

2009年,在《刑法修正案(七)》中针对逃税罪进行了修改,增加了初次违法免罪规定,只要按税务机关要求补缴了应纳税款、滞纳金、罚款,已受到行政处罚,就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结合该条款,念在是初犯,只要按税务机关所要求的补缴了应纳税款、滞纳金、罚款就不需要坐牢。

但严查的风波,还远未结束。据悉,还有其他主播涉嫌偷逃税,税务部门正在稽查中。

看着日历上逐渐临近的“双12”,为了自身的信誉与业绩着想,主播们的补税潮,可能要来了。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