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9-23|
分享到:
|838 |文章来源:连线Insight

威马获百亿融资,巨头争抢“上车”,新造车为何成为BAT们的新战场?

资本仍在持续押注新造车。

9月22日,新造车品牌威马宣布完成100亿元D轮融资,本轮融资由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百度与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继续参与此轮融资,其他参投方还包括湖北长江产业基金、苏州昆山产业基金、湖南衡阳国有投资平台、安徽合肥产业基金、国投创益产业基金、广州金融控股集团等国有产业投资者,以及芯鑫、紫光、红塔集团、雅居乐、盈科等投资机构。

投资阵容堪称豪华,这也将成为造车新势力融资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据了解,此轮融资也是威马汽车的Pre-IPO融资。据36氪报道,威马汽车已经启动公司股份制变更,为登陆科创板上市做准备。伴随D轮融资完成,威马汽车将在10月份公开提交材料。

这也意味着,继蔚来、理想和小鹏汽车之后,威马汽车将成为造车新势力下一位IPO的“准选手”。

威马EX5-Z,图源威马汽车官网

7月底,理想汽车顺利登陆纳斯达克,首个交易日收盘大涨43%。IPO认购过程也异常火爆,最终发行价从最高10美元,上调至11.5美元。紧接着一个月后,小鹏汽车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大涨41%。

相比两年前上市的蔚来,当下似乎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度过了造车寒冬之后,资本市场又重回信心。

特斯拉的连续盈利和市值飙升,也可以看作是一个信号,自今年开年以来,特斯拉股价便一直在上涨,虽然近期股价有所下跌,但仍居历史高位。其市值在年初就已经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第一次战胜了传统车企,坐上了新旧交替时代的第一把交椅。

特斯拉成了资本市场的一个风向标,也是浩浩汤汤的造车大军的缩影——度过了多年蛰伏与低谷之后,转折点终于在2020年来临。

资本市场的讯号也很快给到了造车新势力的企业们,在理想上市后的第二天,有关小鹏汽车计划上市的消息就已经开始传出,小鹏成功上市之后不久,威马上市的消息也已曝出。

IPO热潮开启,BAT们的造车版图也日益壮大。

BAT等早已分别下注不同的新造车公司,美团、字节跳动投资理想汽车、腾讯是蔚来的第二大股东、百度持续押注威马汽车,阿里曾参与小鹏汽车A轮与B轮融资,并在小鹏汽车上市前参与领投3亿美元融资。至此,几家互联网巨头都有了在新造车领域的布局。

而造车新势力的上市之路,也离不开巨头的助力,犹如理想上市之前,美团推了一把,在上市之前的一个月,领投5亿美元;小鹏加速IPO的过程中,阿里的做法如出一辙,将小鹏往前推了一把,而此次威马汽车的IPO前融资亦是如此。

巨头争抢“上车”,新能源汽车成为了一个硝烟弥漫的新战场。

1、加速IPO

创办威马汽车之前,沈晖在吉利汽车待了多年。

在吉利汽车期间,曾成功帮助李书福收购沃尔沃,并成为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沃尔沃汽车中国区董事长,负责中国区的生产和商业运营。

2014年底,沈晖离开吉利,开始了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探索,并于2015年创办了威马汽车。

相比之下,沈晖领导下的威马汽车,也有了更多的传统汽车的基因。

27岁那一年,何小鹏先后与梁捷、俞永福创办UC优视公司,彼时,国产手机软件公司很少,在移动互联网的起步阶段,UC占领了先机,并覆盖主流平台,实现了服务器端压缩网页。

UC创立10周年之际,被阿里看中,并以约40亿美元出售给阿里,创下当时中国互联网最高并购整合记录,何小鹏也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

2017年,何小鹏从阿里离职,8月,他宣布正式加入自己此前投资成立的小鹏汽车,并出任董事长。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除了何小鹏,还有YY创始人李学凌、猎豹移动CEO傅盛、经纬创投创始人张颖和58集团CEO姚劲波。

进入这个行业,他的判断是,智能汽车将带来一场时代性的变革,“和功能手机到智能手机的转变一样,汽车需要有更强的计算、网络和交互能力,它不再仅仅是一辆车,它也将是信息的智能载体,可以拉近你和世界的距离。”

2018年底,小鹏汽车第一款量产车G3正式交付,这辆车体现了何小鹏愿景的基础内容,围绕AI能力、自动辅助驾驶、远程管理和操作系统来构建。

但是对于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新能源车企来说,4年多时间交付第一款量产车显得有些漫长,毕竟同年成立的蔚来汽车,此时,已经在纽交所上市,且第二款量产车型ES6已上市,早在2017年12月蔚来第一款量产车型NIO ES8就已上市。

曾经慢了一步的小鹏汽车,如今开始加速。

今年4月,小鹏汽车推出第二款量产车型小鹏P7,这款车定位是纯电动轿跑车型,NEDC续航里程为552km~706km,售价区间为22.99万元~34.99万元。

小鹏汽车P7车型,图源小鹏汽车官网

此次发布会也一改往日的风格,直接对标特斯拉,并充满了“火药味”,除了车型之外,两家之间的摩擦也日益升级。

P7上市的两天前,小鹏汽车发表声明称,特斯拉起诉其跳槽到小鹏的员工曹光植后,现要求小鹏公布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是“不合理诉述”,并认为这是特斯拉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随着特斯拉对中国市场发起总攻,Model 3的销量也屡创新高,对国内造车新势力来说压力倍增,何小鹏也在其社交平台上转发了一篇名叫《小鹏汽车的决战时刻》的文章,小鹏汽车副总裁徐吉汉也曾表示,“做P7的时候强对标的是Model 3”。

今年5月,小鹏汽车肇庆智能工厂获批生产资质,正式开始步入小鹏自产车的时代,今年7月,小鹏P7正式开始全面交付,目前的交付数据来看,小鹏P7实现单月交付量1,641台。

几乎每个月都有新动作,7月份,小鹏汽车刚刚宣布宣布签署C+轮融资协议,主要投资方为Aspex、Coatue、高瓴资本和红杉中国,获得近5亿美元的投资。

两周过后,小鹏汽车便获得了阿里领投的新一轮3亿美元的融资。

对于新能源车企来说,目前包括小鹏、蔚来、威马、理想,都需要大量的资金继续发展。创建至今时间已经不短,盈利却遥遥无期,投资人的耐心和资金有限,上市无疑是一个获得资金的好方法。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的采访时提到,“国外市场不可能容纳超过五家新造车企业。谁先上市,谁先活。”

这也是近期新能源车企扎堆上市的原因。

2、为什么互联网大佬都爱造车?

互联网公司对造车的执着,从2014年就开始了。

这一年甚至被称作造车元年,蔚来、小鹏成立,贾跃亭开始为梦想造车,紧接着2015年,李想成立车和家,前沃尔沃中国董事长沈晖创办了威马汽车,数十家造车新势力在这一时期争相涌现,连家电巨头格力都开始加入造车的阵营。

并非是这个行业入门容易,不仅更难,需要更庞大的资金池和耐力,也不像互联网一样能很快见到成果,从研发到实现量产便是一道门槛,盈利则更加遥远。

何小鹏决定加入造车领域之前,曾找他的老乡雷军深聊过,雷军的判断是至少需要五年才能“干出来”,难度比互联网创业高100倍。

但是他们都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这个行业,在他们看来,在越是需要变革的地方,越是机会,汽车行业的变革和手机行业的变革一样,未来的汽车将不仅是代步工具,就如同现在的手机不仅用来通话。

何小鹏在接受自媒体兽楼处采访时曾提到,“智能电动汽车今天相当于UC的2008年。我觉得在这个时间阶段创业的人,只要不犯大错误,只要运气好一点,执行力高一点,就可能其中N家企业当中的一家到几家。”

在他们看来,造车可能是未来十几年里,影响人们生活的一个重大变革,而当下就是抢占先机的时刻。“我觉得是时代创造了英雄,而不是英雄创造了时代。”在何小鹏看来,时机和运气往往成就了巨头的诞生。

而掌握资本互联网巨头们,也开始纷纷投资新造车领域的企业,他们自身虽然并非会亲力亲为地跟进一个行业,但会担心错过任何一个投资风口。从近几年的创业风口史来看亦是如此,千团大战、无人货架、共享单车、社区团购……每一家冲锋上阵的创始人背后,都站着对应的幕后大佬。

因为对他们来说,押注一旦成功,不仅对自身生态的布局有加码,面对同一层级的竞争者时也有亮出的底牌。

在早期的时候,广汽新能源中心控制科科长夏珩第一次去UC总部拜访了何小鹏,在何小鹏的引荐下,夏珩还陆续认识了李学凌、傅盛等,后来他们都成了小鹏的投资人。

2017年12月,阿里投资小鹏汽车,成为继腾讯投资蔚来、百度投资威马之后,又一家投资新造车领域的巨头,至此,BAT的新造车阵营已经站好了队。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阿里会投资小鹏。”这是阿里第一次投资小鹏汽车时,何小鹏的感受,他回顾拿到阿里投资的过程,是在离职前的一个多月。他原本打算花一小时聊聊过去谈谈未来,去找阿里CEO张勇等高层告别,没想到的是,张勇对新能源汽车非常感兴趣,又跟何小鹏多聊了一个小时,后来的故事便是阿里参与了小鹏汽车的两轮融资。

随着近几年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资本也开始陆续进入,并开始在行业内占据一定的话语权,目前,这些造车新势力背后都站着一个“后盾”,且“后盾”的阵营越来越庞大,一家公司背后站着几十家明星投资机构也并不足为奇。

腾讯已经成为蔚来的第二大股东,美团王兴在理想上市前的加码也令其成为了理想汽车的第二大股东,而百度也多次注资威马。

小鹏汽车此轮融资之后,阿里也完成了对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加码。

3、巨头们的新战场

对于身处其中的新造车企业来讲,彼此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真正开始打响。

不久前,何小鹏曾在微博上晒出一张与李斌、李想的三人合影,这三家代表性的企业创始人聚在了一起,并配文“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小鹏、李斌和李想合影,图源何小鹏微博

同样在烧钱亏损运营的时期,面临同样的困惑与瓶颈,抱团取暖成立了当下的状态,甚至在新造车企业当中也不乏相互合作的过往。在行业面临困境的时期,虽然互为竞争对手,但此时传统汽车才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互联网战争的精彩之处也在于此,看似是几家公司的创始人冲锋陷阵,幕后的巨头们却各有各的考量。

对巨头们来说,造车已经成为他们布局自身生态,承载更多线下场景的新战场。

就拿董明珠举债投资银隆的过程来说,董明珠曾提到,通过投资银隆,格力可以“搭桥”,来扩大格力产业:

一方面,使格力切入到汽车模具市场,很多汽车企业开始寻求格力帮忙开模;另一方面,格力现在做的驱动电机,是汽车上使用的重要零部件。通过和银隆的合作让驱动电机正式进入汽车装配;此外,通过银隆,格力可以涉足此前多次失败的汽车空调行业,成为国内重要的汽车空调供应商。

雷军投资小米,也是对小米目前现状的考量,小米开始在IoT端发力,在内容生态上赚钱,而不管是IoT还是小米提倡的AIot,汽车作为移动的家庭和移动的终端,都是重要的场景之一。

所以小米投资不仅投资了蔚来汽车也投资了小鹏。

何小鹏和雷军,图源网络

去年11月,小鹏汽车完成C轮融资,获得来自小米集团及何小鹏的4亿美元融资,成功引进新晋战略投资伙伴小米集团,并和小米集团在智能手机和智能汽车互通方面展开合作。

雷军在为小米的未来生态做更大布局,通过汽车端打通AIot生态,来巩固自己在硬件端的优势。

对于掌握资本的巨头们来说,他们不会甘心仅押注一家企业。阿里除了投资小鹏汽车之外,还和上汽合作互联网汽车,加入斑马系统和荣威X5的打造,并收获了一定的销量。

争夺场景和物联网操作系统,是巨头们在这个新战场上接下来的重点。但目前,在错综复杂的投资关系之下,造车企业与幕后大佬的明枪暗箭还在等待一个一触即发的时机。

活下来的造车新势力都开始陆续谋求上市。

目前,国产新能源车企还远没有到你死我活的阶段,但上市不是终点,而是预示着新一轮战争的开始。

文章评论

请输入您的留言: